图片展示

煤炭多联产在山西应大有作为

浏览:78 发表时间:2010-09-20 14:00:00


在9月16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(太原)国际能源产业博览会高峰论坛上,清华大学原副校长、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表示,到2050年,我国大致还要用1000亿吨煤。为了减少排放,清洁使用煤炭资源,最好的办法是把发电和化工结合起来,发展以气化为基础的IGCC与多联产,对煤加以综合利用。倪维斗认为,这一综合利用方法可以在煤炭大省山西大有作为。

 

    倪维斗首先给记者算了一笔未来中国的能源账。他表示,按照我国政府现在执行的节能减排计划以及考虑技术进步的因素,保守估计到2020年我国每年需要消费的能源约为45亿吨标准煤;到2050年,大概每年需要消费63亿吨标准煤。倪维斗表示,这个数字并不高,人均也就是4吨多一点,现在美国每人每年就是11吨,英、德、法这些国家是6到7吨,日本少一点是5吨。   倪维斗接着分析说,总的能源使用量减去可再生能源、石油、天然气使用量,就是煤炭的使用量。到2050年,在我国整个能源结构中,煤炭大概占到了40%,大致计算可知,在2010年到2050年40年间,我国还将至少用到1000亿吨煤炭。

 

    目前,煤炭的排放量在各种能源中是最大的,一吨煤燃烧时平均排放二氧化碳2.7吨,一吨油是2.5吨,天然气是最少的。倪维斗表示,这样就得仔细思考我国1000亿吨煤该以何种方式使用。

 

“““在煤燃烧以前,把煤焦油、挥发酚取出来,然后再气化,气化以后发电。将发电和煤化工结合起来,经济性很好,能够增值,产值也高,同时降低发电的成本,提高效率,这方面的技术已经很多了。这就是煤的现代化利用和气化为主的IGCC与多联产结合方式。”倪维斗认为这是煤炭高效综合利用的最好方法。

 

    IGCC(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系统)是将煤气化技术和高效的联合循环相结合的先进动力系统。它由两大部分组成,即煤的气化与净化部分和燃气―蒸汽联合循环发电部分。

 

    多联产的原理很简单,是将煤气化后先通过一个反应器做化工产品,剩下尾气再去燃烧发电。多联产相当于把化工和发电两个过程耦合起来,能量利用效率可以提高10%~15%,同时,化工产品增值量比较大。据了解,虽然煤的气化系统很贵,但如果能实现化工和发电放在一起发展,则可以实现整个成本的降低。

 

    国际上,美国还只有IGCC和制氢的联产,真正用煤制化工产品,并且实现IGCC发电的,目前国内的山东兖矿集团算全球第一个。据悉,该装置是一台小规模的多联产示范装置,以甲醇为主发电为辅――20万吨甲醇辅以8万千瓦的发电,已经稳定运行了3年,经济性和二氧化碳减排效果都很好,目前正在准备发展第二代装置,进一步提高效率。在能源产业博览会期间,记者也采访了别的专家,有煤化工专家亦表示,山西发展煤化工,将以碳绿色为目标,以原料资源为基础,而大力推进煤化工多联产模式是切实可行方式。

 

    倪维斗指出,目前发展IGCC与多联产的阻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,其一是发电和化工行业结合思想阻力较大。他表示,实际上中国五大电力公司现在也在做化工产品,只不过是分开做,资源匹配程度低。

 

    应该赶快做起来,不要停留在嘴巴上,问题是体制上怎么整合。就是把煤的功夫做好,把煤的协同利用做好。做起来,踏踏实实一个一个计划地做起来。并不是技术难关,而是体制难关、思想难关,这个需要政府克服。”倪维斗说。


图片展示

 邮箱:info-cn@choren.com

科林公司   京ICP备15021802号-1